文化
   胡斐    2009-09-24    第306期

雜志能救唱片嗎?

兩個“夕陽產業”相互扶持,是雜志給唱片做嫁衣,還是唱片為雜志沖喜?

0 0


兩個“夕陽產業”相互扶持,是雜志給唱片做嫁衣,還是唱片為雜志沖喜?

  2005年,北京飛樂唱片公司與多媒體分享娛樂平臺POCO公司首度聯合,推出中國第一本多媒體正版音樂電子雜志《香香正版音樂電子雜志》,并通過P2P技術進行推廣發行;2007年,太合麥田唱片公司注資創立潮流刊物《0086》,成為唱片公司投資最為成功的刊物;同年,嚎叫唱片推出用于藝人推廣的迷你電子雜志Scream Club;2009年4月,環球音樂唱片公司在中國與電子雜志平臺X-Plus推出電子雜志《環球音樂通》;2009年8月,樂林文化公司推出用于唱片宣傳的紙媒雜志Niu。

  唱片公司與雜志攜手,不管是平面還是電子,似乎都想借助雜志的操作形式,給唱片加分。這一襲嫁衣,能成功沖喜嗎?

  樂林文化總經理余秉翰在一年多前就想做雜志了。和嚎叫、環球小心翼翼地先從電子雜志開始相比,余秉翰從一開始就想做紙媒,原本這個想法是給周筆暢的,周筆暢不再續簽之后,干脆直接做成封面夾帶唱片的雜志。

  除了自己的唱片情結太深之外,余秉翰其實是想在唱片銷售渠道上有所突破。這兩年唱片行業已經跌入低谷,沒有人愿意去買CD,購買習慣很難形成,卻很容易被破壞。現在的年輕學生去買CD,會被旁邊的同學取笑,除非是瘋狂的歌迷才會買來作為收藏品。況且從前買唱片都到音像店,這兩年因為唱片不景氣,音像店也越來越少,就算唱片宣傳引起了消費者購買欲,要買卻買不到了。“做雜志可以利用其他的渠道,便利店、報攤、書店都可以。唱片本身也是很大的改變,以前就是CD加一個歌詞本,相對比較枯燥。雜志化以后,就可以把很多藝人360度的東西放進去,我相信喜歡這個藝人的歌迷是有興趣的。”

  從價格上來說,CD賣得很貴,因為要靠產品本身來收回成本的,可如果是雜志,就可以賣廣告,可以在CD價格上做彈性調整,價錢壓低了對消費者也是好的。余秉翰思前想后,覺得還是值得去嘗試,雖然紙媒也在走下坡路,卻相對好一些,和唱片相比還是有得做。“唱片這個行業的人,如果還是原地踏步,那就是在等死,不如去闖一下。”余秉翰說。

  “我曾經發過一個短信給朋友,說我的前面到處都是雷。他回復說,雷也很好,起碼轟轟烈烈有點聲音。”

  余秉翰是上世紀60年代生人,他承認自己或許“老派”了,唱片業已經不復當年輝煌,媒體和藝人的關系趨于緊張,余秉翰在香港當娛記六七年,彼時周潤發、梅艷芳、劉德華拍電影時,他們常常帶著飲料和水果去探班,藝人請記者吃夜宵,在一起開玩笑,聊完還不讓走,說快收工了一起去吃早餐。有一個新人出現,娛記們覺得好的,會去推薦給唱片公司和電影公司。“1988、1989年到1995年之前那個時代,真的很令人懷念,現在變成這個樣子我很心疼。那時候我們去李嘉欣家打麻將,去關之琳家聊天,她們發生了事會打電話問我們怎么處理。我跟幾個伙伴吵架,周潤發出來擺平。張國榮要離開舞臺,那時候他跟譚詠麟斗得一塌糊涂,我們跟他說,反正你要退出了,給我們面子,你們兩個出來拍一組過年的照片,他們就真的拍了,很美好。”現在一個艷照門,過去幾十年一夜之間就被顛覆了。

  余秉翰認為,現在媒體和演藝行業沒有對立,是不對等,媒體為大。中國的娛樂行業,最好的是電影,內地電影票房越來越高,屏幕數量越來越多。在短短的兩年到三年之內,他認為中國的電影屏幕數量可以追上美國,甚至超過美國。“《非誠勿擾》沒有比馮小剛以前的作品好很多,可是能超過3個億的票房,原因是電影院多了,有了收入以后就能投入更大,找更好的人來制作更好的作品。以前的唱片行業做得很好,因為有錢,現在慢慢不好了,沒有投入,就沒有人才。”

  那么電視呢?電視一直很穩定,電視臺越來越多,收入越來越高,所以能給的版權費也高。接下來是演出,國家一直在推廣,北京有很多場館,外地也有不少,小型的500—1000人的場館,就余秉翰所知的計劃,中國未來會出現幾千個,這些小劇場都需要演出、內容,演藝行業未來三五年的變化將會是翻天覆地的,而且一定是往上走。

  最后就是音樂行業,這個行業目前的問題是沒有一個成型的商業模式。“以前的模式就是做一個CD出來賣,現在這個模式不靈了。新的模式在哪里?如果找到了,就能有一個爆發,我認為雜志加CD是一個模式,我不敢說它會成功,至少是一個嘗試。我們都清楚,這是有多少個選秀都比不了的變革。”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