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文/鄺新華    2016-03-15    第460期

新三板里有奇葩

奇葩公司到處有,新三板里特別多。在投資者印象中,只有那些履歷不光鮮,上不了主板和創業板,卻又不甘心的企業,才會紛紛擠向新三板,那么,新三板到底收留了些什么樣的公司

0 0


奇葩公司到處有,新三板里特別多。在投資者印象中,只有那些履歷不光鮮,上不了主板和創業板,卻又不甘心的企業,才會紛紛擠向新三板,那么,新三板到底收留了些什么樣的公司

    有段子說:新三板是一個只要活著就能上的股權市場。

    在投資者印象中,只有那些履歷不光鮮,上不了主板和創業板,卻又不甘心的企業,才會紛紛擠向新三板。
新三板是塊什么板?

    它的學名是“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起源于2001年,是主板、創業板之外的股權交易市場。2006年,中關村科技園區的非上市公司可以進入這個系統進行股份報價轉讓,史稱“新三板”。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號召下,2013年新三板突破國家高新區的限制,成為主要針對中小微型企業的全國性的非上市股份有限公司股權交易平臺,從而引發一輪創業公司擠著上新三板的熱潮。

    新三板企業,真的這么讓人不敢下手么?

    2015年8月26日,天涯社區在新三板掛牌交易,首日無成交。很多互聯網老兵以及天涯老用戶感慨,當年的中文第一論壇,今日竟然淪落到新三板上市。上市之前的2013年和2014年,天涯社區分別虧損3161萬元和4465萬元。
   
    20萬戶投資者對天涯社區保持了兩個工作日的觀望,直到8月28日才發生11000股的交易,成交金額為17.8萬元。

    更尷尬的企業是虎嗅科技,從2015年12月1日掛牌起到2016年1月6日,仍然是零成交——有人這樣評價:“宴會已經開席,客人卻沒來。”客人其實來了,只是開出了白菜價。2015年12月17日下午,有投資者掛出20手買單,價格為每股2.00元。這一價格比2014年云鑫投資購入虎嗅的價格還要低三分之一。過了一年,公開賣時比私募時的價格還低,上新三板沒有讓資本增值,反而把投資者們套得結實。
在新三板,與虎嗅一樣的零成交企業多到讓你意想不到。2015年年底,很多研究機構發現,與主板的大跌不同,新三板的股價連跌都不跌。有2855家新三板企業從2015年1月1日到2015年12月30日,全年零成交,占全部掛牌企業的56.28%。

    而據官方統計,2015年是新三板的豐收年,新三板掛牌企業在2015年年底達到5129家,有3400多家企業在這個股權市場掛牌交易。據全國股轉系統信息研究部的數據,2015年新三板市場總融資額是1173億元,平均單次融資4800萬元。投資者賬戶數在2015年12月底達到221342戶,其中機構投資者22717家、個人投資者198625戶。


寧財神、慕容雪村、天下霸唱、孔二狗……所有這些爆款IP都沒有變成天涯社區的現金流。


    每一個上新三板的公司,可能都有一段催人淚下的創業往事。天涯十年來的上市之路印證了這一點。

    天涯進行了三次上市努力,從納股到A股,再到新三板。在其意氣風發的2005年,天涯控股在開曼群島成立,搭建了海外上市的VIE公司架構,引入谷歌和聯想的戰略投資,目標是納斯達克。可惜,天有不測之風云,2008年,谷歌和政府關系惡化,天涯社區承受著公共輿論的壓力。2009年谷歌退出中國內地,天涯突然沒了爹,不僅沒了最大的流量入口,還要以三倍價格回購之前谷歌認購的6.67%的股份。

    天涯社區董事長邢明只好決定回歸A股。得知天涯社區要在深圳上市,深交所內刊主編梅毅給邢明打了問候電話。梅毅就是天涯社區“煮酒論史”版版主“赫連勃勃大王”,曾在2006年抵制“當年明月”在該版連載《明朝那些事兒》,迫使對方出走天涯轉投新浪博客。

    當時是天涯的全盛時期,這本還沒連載完的《明朝那些事兒》閱讀量突破百萬。2004年,廈門女教師“竹影青瞳”的裸照單日訪問量達到150萬人次,“弄癱了天涯社區”。2005年,流氓燕、芙蓉姐姐相繼在天涯社區誕生。這年年底,天涯寫手寧財神的作品《武林外傳》也在央視熱播,捧紅了姚晨。《成都,今夜請將我遺忘》的慕容雪村,《鬼吹燈》的天下霸唱,《東北往事:黑道風云20年》的孔二狗……所有這些爆款IP都沒有變成天涯社區的現金流,“肥水”一個個地從天涯社區流入“外人田”。

    2008年,創業板征求意見稿出爐時,邢明還參加了深交所的座談會,人們紛紛猜測,天涯社區最有可能成為創業板“第一股”。然而,VIE這回害慘了天涯,谷歌堅持“以IPO價格退出”使邢明無法接受。當谷歌因退出中國內地而退出天涯時,邢明已經錯過了2009年年底創業板第一批公司的上市機會。之后,創業板頒布新的上市標準,把門檻卡在了“最近一年盈利不低于500萬元,營收不低于5000萬元”。邢明很無奈:“我們實在包裝不出5000萬的營收啊。”

    天涯社區的上市之路兜了一個很大的彎,從開曼群島掉頭回到深圳,又從深圳最終來到北京金融大街金陽大廈的全國股份轉讓系統——新三板。十年過去,天涯社區也從一個文藝青年兜成一個文藝大叔。

    2015年4月30日,天涯社區在公布招股說明書時,列舉了5個代表其影響力的案例。2004年,徐本禹因《兩所山村小學和一個支教者》的帖子,獲選中國中央電視臺“感動中國2004年度人物”;2007年,《400位父親泣血呼救:誰來救救我們的孩子》掀起全國打拐運動;2012年,《深度解析“韓寒挑戰方舟子”一戰究竟誰贏了》創造回帖千萬紀錄,創下“天涯第一高樓”的吉尼斯紀錄。2015年4月,天涯仍然在全國網站綜合排名第十。

    越是影響力大,天涯社區對掛牌新三板這件事就越是要低調處理——直到公開轉讓說明書公布,還有人以為這是邢明要出售天涯社區了,后來才知道是要上新三板。

    邢明坦白:“上新三板也不是特別榮耀的事情。”


新三板也許是新媒體最好的歸宿。


    在天涯社區掛牌新三板的前后,另兩個知名社區也登上了新三板——政經社區凱迪網絡以及軍事論壇鐵血網,然后是一批地方BBS的到來,它們是:南昌地寶網絡、常州化龍網絡、馬鞍山的小馬網。與江湖成名多年的天涯社區不同,這些地方BBS能擠上新三板,已經是它們的“人生巔峰”。這個標準,也適用于很多微博、微信時代成長起來的自媒體公司。

    飛博共創,也是一家零成交的新三板公司。這家公司的產品你看過,也笑過——“冷笑話精選”。當2015年12月11日,飛博共創在新三板掛牌上市時,旗下擁有的自媒體賬號達到200個,擁有1.5億粉絲,著名的有“冷笑話精選”、“星座秘語”、“精彩語錄”、“生活小智慧”等,內容覆蓋旅行、美食、娛樂、星座和影評。據其招股說明書的數據,飛博共創2014年營收為1912萬元,凈利潤為526萬元。

    講笑話講到新三板的人是解放軍理工大學的輟學生伊光旭,2008年他還在上學時,就創辦了趣玩網。網站沒人上,他決定“忽悠點兒人過來”,便在豆瓣上創建了一個小組,不到3個月就有十幾萬用戶,比自己的網站還火。這時有人找他打廣告,他突然發現這事還能掙錢。

    2009年10月,新浪微博剛出現不到兩個月,有著商業頭腦的伊光旭一下子注冊了100多個微博賬號,其中包括“復旦大學”、“王府井”等。伊光旭發現,笑話向來吸粉,他一口氣注冊了10個笑話相關的微博賬號,把各大網站的笑話粘貼到微博上。一周后,“冷笑話精選”脫穎而出。

    2010年5月,“冷笑話精選”粉絲達十幾萬,成為草根微博第一名。天使投資人蔡文勝邀請伊光旭到廈門一聊。伊光旭沒有錢,要坐火車,蔡文勝給他買了一張機票。之后,蔡文勝用30萬元人民幣拿下飛博共創30%股份。能擠上新三板,與蔡文勝的支持分不開。2015年7月26日,提交轉讓說明書前,伊光旭將公司注冊資本增加至1111.1111萬元。有人問他為什么,他說:“我姓伊。”

    另一個在新三板上市的自媒體大號是虎嗅科技,同樣也是零成交股。虎嗅是一家科技自媒體平臺,由《中國企業家》原執行總編李岷創辦。這是一家號稱“固定資產只有辦公桌椅的輕公司”,在創辦初期只有四個人,出差基本選擇高鐵,因為飛機起飛降落時沒法寫稿,飛機上沒有Wi-Fi不能更新網站。李岷被描述為“每天6點到辦公室”。冬天起不來怎么辦?李岷答:“用冷水洗頭就好了。”

    2015年9月27日,虎嗅網申請掛牌新三板在朋友圈刷屏后,被稱為“打響科技新媒體上市的第一槍”。這兩年興起的科技媒體,登陸美股或者A股是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虎嗅登陸新三板,讓科技媒體看到了資本市場的曙光,雷鋒網、36氪、鈦媒體、Donews、Wemedia也開始了新三板征途。


為什么沒有人花錢買新三板的股權


    截至2015年年底,新三板上市公司中,2744家制造業企業仍是主力軍,占比53.50%。制造業和傳統服務業仍然是人們看好的行業。
 
    很多公司喜歡“第一股”的名號,比如冥幣第一股廣東翊翔民俗文化。這家位于廣東省汕頭市蓮下鎮以冥幣為主要產品的“地下錢莊”,在2015年平安夜,向新三板提交了申請。翊翔文化的冥幣、冥燭、供品等系列共有200多種,全部出口新加坡、馬來西亞。

    奇葩公司到處有,新三板里特別多。廣東諾絲科技也在2015年12月底申請了新三板。這家公司是中國第二大避孕套品牌,東莞銷量最大。以洗浴為主營業務的西安真愛股份、以討債為主營業務的一諾銀華、以理發為主營業務的東田時尚,也都紛紛申請了新三板。

    除了自媒體和科技媒體,新興的文娛企業也對新三板很感興趣。暴走漫畫通過投資方聯創投資掛牌新三板。《煎餅俠》的幕后推手自在傳媒也登陸了新三板,被稱為“中國電影營銷第一股”。在《夏洛特煩惱》上映前一天,開心麻花也遞交了申請,之后順利成為新三板“舞臺劇第一股”。

    不過,與飛博共創、虎嗅科技一樣,自在傳媒和開心麻花在新三板也是零成交股。22萬投資者對這些打著新媒體以及文化創意旗號的公司并不買賬。在虎嗅科技掛牌以后,有人評論道:“一點資產都沒有,純憑講故事忽悠人的虎嗅,純粹是龐氏騙局,新三板都是這種騙子公司。”

    沒有人買的新三板,還能實現企業融資功能嗎?幸好新三板也曾經上演過暴富神話。投資了吳宇森《赤壁》和張猛《鋼的琴》的北京春秋鴻文化,成交價曾經從1毛錢暴漲到51元。500倍,讓投機者看到了希望。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