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陳漠 插圖/劉宇恒    2014-07-11    第421期

用游戲陣營看穿明星真人秀

以游戲規則來看明星旅行真人秀節目會發現,他們的角色各有模式和團隊屬性。從游戲視角出發,我們能從團隊旅行節目中借鑒些什么?

0 0
 



 

以游戲規則來看明星旅行真人秀節目會發現,他們的角色各有模式和團隊屬性。從游戲視角出發,我們能從團隊旅行節目中借鑒些什么?

    史上最著名的一次原創明星自助遠行真人秀節目發生在太陽紀第三紀元3018年12月25日。

    這一天,巫師甘道夫、精靈萊戈拉斯、矮人金靂、人類阿拉貢和博羅米爾以及佛羅多等四個霍比特人,一共九人組成魔戒遠征隊離開瑞文戴爾,前往末日火山。他們卸下王位繼承人等明星光環,開啟一段沒有經紀人、不準帶助理(貌似佛羅多有助理,不過不管了)、橫跨中土大陸的艱難自助旅程。

    由于他國此前也有一檔團隊旅行節目,所以《魔戒遠征》遭遇了抄襲的質疑。不過中土衛視對記者表示,他們的節目是完全原創的:因為從陣容上看,他國是四女一男,而《魔戒遠征》不僅人數多,而且全為男性,僅此一點就一舉證明了其原創性。

    對節目嘉賓們來講,這無異于一次艱巨到“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時刻有可能出現的各類狀況和不可預知的內容,全程跟拍捕捉嘉賓的真實狀態,以及明星生活中的點滴,《魔戒遠征》完全能夠滿足各種類型觀眾的需求。

    看過這個節目的觀眾都知道,這支隊伍的成員個性各異,發生了不少沖突,但他們最終充分發揮團隊協作,圓滿完成了任務。

    他們是怎么做到的?我們能從團隊旅行節目中借鑒些什么?


團隊核心要有明確的目標和犧牲精神,意志堅定,榮譽感和秩序感強烈,整個團隊才會馬首是瞻。


    毫無疑問,團隊成功與否的關鍵是每個成員的行為模式和協調機制。

    我們先來了解一下D&D的陣營坐標系,這是奇幻世界通用的劃分標準。

    根據角色是否幫助他人,是否會為了私利而傷害他人,可以確立“善良、中立、邪惡”坐標軸。善良一端的角色樂于幫助他人,甚至愿犧牲自己去拯救他人,邪惡一端則相反。

    根據角色是否遵守秩序,可以確立“守序、中立、混亂”坐標軸。守序一端的角色嚴守秩序,混亂一端則相反。

    這兩條橫縱坐標軸把所有角色都劃分為九種屬性,這種倫理道德態度的分類體系讓我們能夠更好地明白每個角色的行為模式。

    在D&D體系中,精靈是天生屬于“混亂善良”陣營的,霍比特人是天生屬于“絕對中立”的。以愛隆王為代表的精靈相信善良與正義,卻不愿受到束縛,絕世獨立是他們的特性。而霍比特人對善良與邪惡、守序與混亂都沒什么概念,他們只沉浸于安逸的生活。這樣說來,巴金斯家族的冒險基因真是特例。

    矮人天生是“守序善良”,他們懷有強烈的榮譽感和責任感,嚴守紀律、信守承諾。在另一檔衍生的團隊旅行節目《霍比特人》中,我們可以看到矮人之王橡木盾和他的朋友們更多“守序善良”的表現。

    巫師和人類則根據個人來歸屬陣營。甘道夫和阿拉貢是典型的“守序善良”,波羅莫則在“混亂邪惡”中掙扎,他不相信秩序和善良,更崇尚力量,所以他后來試圖奪取佛羅多的魔戒。

    分析完人物屬性,我們可以看到,在這個團隊中“守序善良”的角色很多,最重要的是:團隊領導核心始終是“守序善良”。

    甘道夫是早期團隊核心,他有明確的目標和強烈的犧牲精神,整個團隊唯其馬首是瞻。在摩瑞亞礦坑中,他犧牲了自己,讓整個團隊脫困。這次犧牲極大提升了整個團隊的精神氣質,以至于晚期霍比特人分成兩組獨立行動時,甘道夫的犧牲都還一直激勵著“絕對中立”的他們奮勇前行。

    阿拉貢在甘道夫犧牲后繼承了團隊核心,他同樣意志堅定,榮譽感和秩序感強烈。在很多場景里,阿拉貢感染了精靈萊戈拉斯緊緊追隨,而矮人金靂則出于不服輸的心態不甘落后。

    波羅莫的死,雖然是一場悲劇,但某種程度上也是團隊的幸運。“混亂邪惡”的早早出局,避免后期更多混亂的產生,確保了團隊的目標明確、行為一致。


因為沒有秩序技能,所以“混亂利他”角色要繼續擔任團隊核心的辦法就只能是犧牲了。

    我們來看看當下最火的團隊旅行節目:《花兒與少年》。

    七位年代偶像卸下明星光環,開啟一段沒有經紀人、不準帶助理、從意大利到西班牙的艱難自助旅程。當然,這檔節目也是完全原創的,因為人數和其他團隊旅行節目完全不同。

    我們同樣利用D&D坐標系來分析一下各個角色的團隊屬性。為避免“善良”、“邪惡”這樣的詞匯所帶來的誤解,我們將其更改為“利他”、“自我”,我們的分析僅限于節目中的角色表現,不代表對現實中的人物評價。


    鄭佩佩是典型的“守序利他”角色,她強烈地要求秩序,對自行其是的行為不滿意,責任感促使她經常批評其他成員,多次尋找花花和對花花的評分也明顯體現出她對集體秩序的要求。

    劉濤是“中立利他”角色,幫助他人是她的樂趣,經常犧牲自己的游覽時間跑來跑去找人、等人,她攜帶的裝備也照顧到了團隊的各種細微可能,她對秩序有需求但不強烈。

    “混亂利他”角色的張翰沒什么秩序感,第一集里團隊成員在塞萬提斯學院初次見面,作為“導游”的他完全沒有流程意識,此后他的行為也屢次表現出車到山前必有路的感覺。但他喜歡幫助人,尤其享受給他人帶來驚喜的感覺。也正因為如此,他的行為往往不被別人所理解,這在自駕車一節中表現得尤為突出。

    張凱麗是“守序中立”角色,她要求秩序,但更希望有人來維持秩序,她對自我和他人都沒有強烈的愿望。花花醉酒倒頭就睡一節中,張凱麗表現敏感,卻最終還是劉濤出手解決問題。

    李菲兒是“絕對中立”角色,基本上類同于霍比特人,沒什么特別的偏好,亂就亂玩,一起就一起玩,怎么都行。

    華晨宇的表現是“混亂中立”,他不喜歡秩序,希望“隨意一點”,相比一起行動,他更愿意一個人聽街頭藝人彈琴,對于自我他倒是沒有強烈的欲望,他寧愿睡沙發甚至睡地上。

    許晴是“混亂自我”角色,她喜歡隨心所欲的行動,和他人的互動與互助也沒什么意識,更愿意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這在午夜巴塞羅那一節中有著集中表現。

    每一個角色屬性都無所謂好與壞,但如果同時處于一個團隊中、要達成共同目標,就會有各種有趣的事件發生了。

    節目的開始是由張翰做主導的,一個“混亂利他”角色要充當團隊核心談何容易,更何況節目組居然給他配了個“混亂中立”的華晨宇做助手。兩個“混亂”陣營的人做主導,節目組怎么想的?

    張翰自己本就沒什么秩序意識,這讓所有人都無所適從。在無秩序的狀況下,混亂陣營的華晨宇和許晴得到了最大的釋放,他們玩得很開心,但守序角色產生了強烈的不安全感,鄭佩佩和張凱麗一直都在嘮叨不停,還好有“中立利他”的劉濤主動解決了一些問題。

    張翰的優點是自帶“利他”屬性。他節約經費讓自己餓著,但不被大家所理解;他私自用掉一次求助機會去租車,以求第二天讓大家驚喜;他不顧節目組反對,帶領走不動的大家強行乘坐車輛:這都是典型的“混亂利他”行為。

    因為沒有秩序技能,所以“混亂利他”角色要繼續擔任團隊核心的辦法就只能是犧牲了——可惜這個節目中又沒有炎魔怪。在自駕車一節中,車輛壞掉的時候,這是犧牲的最好時機。如果張翰表示自己獨守危險,以保護其他成員繼續行程,毫無疑問整個團隊都會寧愿同甘共苦。但可惜張翰的態度欠妥,“你們走還是不走啊”,這讓大家不僅沒有得到鼓舞,反而加重了對危機的擔憂。想想甘道夫最后一句話的力量:“快跑,傻孩子!”

    到了節目的中段,節目組想出了輪流做導游的做法——顯然,節目組才是真正的“混亂自我”角色。

    接任的李菲兒,“絕對中立”者,她沒什么想法,也不知道該干什么。讓霍比特人去組織各種族對抗索倫,這簡直難以想象。在她當值的一天中發生了背包護照丟失、華晨宇酩酊大醉、許晴流落街頭等事件,節目組將其定義為“最混亂的一天”。當然了,“絕對中立”者充任領導核心就等于是沒有領導核心。而這一天中,守序陣營也開始自行執行秩序。

    接下來是許晴當值。可能大家會覺得奇怪,這一天倒是安安穩穩。原因是,許晴已經在頭天晚上徹底釋放了自己的情緒,第二天她的角色轉變得更像是“守序中立”,并且,鄭佩佩為其提供了很多幫助。


自覺的秩序感讓成員有穩定期待,“利他”能快捷地解決糾紛,犧牲更能增強團隊凝聚力,這讓“守序利他”角色是最合適的團隊領導者。


    總結起來,團隊領導核心要盡量選擇坐標系左側的,即守序陣營。

    在韓國綜藝節目《花樣姐姐》中,領導核心一直是“守序利他”型的李昇基。他凌晨6點就起床在臺燈下攻讀旅游攻略、規劃行程,所有出門的路線他自己先走一遍,再回來帶著團隊走。他樂于犧牲自己幫助別人,為了不打攪女生而睡在節目組房間,幫尹汝貞買卷發器跑遍了全城,全隊休息他繼續出去探路。“中立利他”的李美妍則是他的好幫手。

    尹汝貞“守序中立”,剛開始時對李昇基略有微詞,當李昇基走上正軌之后,她就交口稱贊,只要給她穩定的規劃,她就心滿意足。“絕對中立”的金慈玉倒是在哪兒都能躺下,怎么玩都無所謂。而“混亂中立”的金喜愛雖然偶有自行其是的舉動,但大多數時候也能控制自己,跟隨大隊。

    在同樣是韓國綜藝的《花樣爺爺》中,情節更為有趣。

    領導核心是在“中立利他”和“守序利他”中徘徊的李瑞鎮,他本人傾向于隨心所欲的行程,但進入團隊接受任務后卻能迅速轉變思維方式,成為秩序制定者。在巴黎從機場乘地鐵去住處的一路上,團隊幾乎失控,但就在團隊成員開始各行其是的時候,他及時找到方位指揮大家前進,又恢復了大家對他的信心。

    在第二季中,Sunny與李瑞鎮搭檔做導游。Sunny是典型的“守序利他”角色,她寸步不離地跟各位老人家聊天解悶、調節氣氛,李瑞鎮則負責行程安排。這極大地分解了李瑞鎮的壓力,他們倆也配合得極好。

    自覺的秩序感讓成員有穩定期待,“利他”能快捷地解決糾紛,犧牲更能增強團隊凝聚力,這讓“守序利他”角色是最合適的團隊領導者。“守序中立”角色擔任領導核心的時候更像是一個指揮者,他們還需要另外的“利他”角色來執行。

    而“守序自我”角色也可以充當團隊核心,只不過這就要其他人做出犧牲了。第三季《花樣爺爺》去西班牙,最初由李順載負責行程。“守序自我”的他永遠沖在最前面,他心中有著堅定而詳盡的規劃,但既不溝通也無解釋,好在他年紀最長、擁有無上權威,成員都緊緊跟隨,倒也順利達成目的。只是“混亂自我”的白一燮,跟隊伍跟得苦不堪言。

    團隊角色的屬性較為接近,會更好地保持思維一致。《花樣姐姐》中五人的屬性距離都較為接近,基本上沒出現什么分歧。《花樣爺爺》中,“守序中立”的樸根瀅總是緊跟“守序自我”的李順載,“絕對中立”的申久總是照顧“混亂自我”的白一燮,在坐標系中可以看到,申久是聯系“混亂”和“守序”的重要一環,沒有他,這個團隊很容易分裂。《花兒與少年》也是一樣,“守序”的鄭佩佩和張凱麗總是在一起,“混亂”陣營的華晨宇和許晴互相欣賞。

    不僅是真人秀節目,在現實中的團隊也會遵循這樣的原則。小團隊中,“守序利他”者充當核心,既做規劃又做執行,團隊會有方向、有激情;大團隊中,則可由“守序中立”者充當核心,再由若干“利他”者負責執行。

    但“守序”者太多,也會造成團隊的創意匱乏、刻板僵化。當需要一些“混亂”者為團隊提供新鮮想法的時候,你還需要一些“中立”者連綴整個團隊。

    這就是原創明星自助遠行真人秀節目帶給我們的思考,也祝我國真人秀節目越來越好,越來越原創。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