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丁曉潔    2010-09-13    第328期

像日劇那樣做交響樂

0 0


很多動漫迷和日劇迷第一次走進了音樂廳,這也正是演出者的目的。用商業化的手段,讓更多人走進音樂廳,改變交響樂對他們來說陌生難懂的印象。

  有什么好辦法能讓更多人走進音樂廳?

  從2008年1月開始在中國演出的《千與千尋——久石讓·宮崎駿動漫原聲大型視聽音樂會》,選取了久石讓和宮崎駿合作的10部電影中經典音樂片段,整合為10首交響組曲,先后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長沙、武漢、天津等城市演出了20多場,引發了一票難求的轟動效應;2007年在臺灣和香港演出的“交響情人夢”音樂會,以風靡日本的同名電視劇為取材對象,演出過程中屢屢加場,受到啟發的內地市場從2009年開始,將《交響情人夢——宋思衡多媒體鋼琴獨奏音樂會》從上海、蘇州一路巡演到深圳、廣州和北京,票房火爆得讓很多音樂人大吃一驚。

  這兩出音樂會,一出以日本動漫為主題,海報上陳列著《龍貓》、《天空之城》、《千與千尋》等動畫場景,卻是缺少了宮崎駿和久石讓的“本土制作”;一出以日本電視劇為主題,海報上醒目地站著劇里的吉祥公仔“蒙哥”,卻是沒有野田妹和千秋學長的“周邊產品”。除了出于商業目的而借日漫日劇的噱頭之外,它們和國內普通的音樂會其實沒有太大區別,卻意外地打出市場、形成品牌。

  很多動漫迷和日劇迷出于對原作的熱愛,第一次走進了音樂廳。這也正是演出者的目的:用商業化的手段,讓更多人走進音樂廳,改變交響樂對他們來說陌生難懂的印象,是最最重要的。

音樂會突然賣座了

  2007年11月,80后鋼琴家宋思衡,參與了香港管弦樂團一場以“交響情人夢”為主題的音樂會。彼時,這部日劇一夜之間紅遍中國,雖然從未在國內電視臺正式播出過,但通過網絡下載等途徑,迅速積累了大量粉絲。

  “‘交響情人夢’只是一個噱頭,只是把這部劇里出現過的古典音樂(大多是肖邦和德彪西的代表作),都單獨拿出來演奏完整曲目,實際上只是一場非常純正的古典音樂會而已。”這是宋思衡第一次聽說“交響情人夢”,他完全沒有看過這部日劇,但結果卻讓他大吃一驚:“如果不把‘交響情人夢’這個噱頭拿出來,用常規的音樂會演奏這些曲目,是沒有什么人去看的,但是把‘交響情人夢’拿出來以后呢?票全部賣光了。本來計劃是在2500人的體育館里開兩場的,后來因為觀眾比較多,又加開了一場。”一場這樣的音樂會,能賣掉7500個座位,對于古典音樂來說是非常驚人的——普通的一場音樂會,頂多能賣掉1000張票。

  雖然覺得這種對比有點滑稽,但受到票房的啟發,2009年6月,宋思衡開始在國內演出《交響情人夢——宋思衡多媒體鋼琴獨奏音樂會》。他的考慮是:“如果以電視劇作為主題,這種讓大家更適應更接近的方法,也許會是一個不錯的推廣古典音樂的途徑。”除了演奏劇中曲目以外,音樂會中還加入了多媒體視頻,穿插著播放劇中經典片段。票房不出所料地好,尤其是在上海:“我們統計下來,比波利尼的票只少賣出去了5張,這是很驚人的,上海音樂廳五年以來,沒有一場鋼琴獨奏是賣到這個程度的。”

  對于推廣音樂會的方法論,“千與千尋”算是另一個個案。2006年,久石讓到北京開音樂會時,中國廣播電影交響樂團常任指揮范燾還搞不清楚這個人是誰,但是一年后,當北京天利時代演出公司找到范燾要做“久石讓·宮崎駿”音樂會時,他卻欣欣然答應了:“初衷是為了彌補國內沒有這種音樂的空缺,讓喜歡這些音樂的人,都能夠聽得到——因為久石讓也不可能一年來中國五次八次的,來了也不可能去全國很多地方,他的音樂很多人聽不到也是種遺憾,所以我很支持這件事。”

  演出籌備了小半年,主要工作是選取宮崎駿經典動畫中的配樂,濃縮成一首曲子。2008年1月,《千與千尋——久石讓·宮崎駿動漫原聲大型視聽音樂會》在北京保利劇院首演兩場,票房完全超出范燾的預期:“兩場演出都是爆滿,票價跟普通音樂會的票價是一樣的,但別的音樂會通常是演出當天買票還來得及,這個音樂會提前兩周就沒票了。”無論在哪個城市,和普通的音樂會相比,“千與千尋”實在是賣座得太多,甚至產生了賣“站票”的情況。

  兩年多的演出,讓“千與千尋”在國內開始形成品牌。范燾坦言這個音樂會的受眾面更廣,在古典音樂會上,他常常發現來的人都似曾相識,而“千與千尋”卻讓他感覺觀眾非常陌生。在演出現場,范燾總是跟這些陌生的觀眾說:“希望你們再聽聽別的音樂會。”這是他堅持做“千與千尋”的另一個目的:“希望能夠借助這個品牌,借助大家對久石讓和宮崎駿的喜歡,讓更多的人能夠走到音樂廳里來,讓更多人知道交響樂其實是很好聽的。”

巧合還是必然?

  宋思衡觀察過現場的觀眾,最多就是電視劇《交響情人夢》的粉絲,這些人看完音樂會回去,還會在網上寫下很多觀看感受。

  “日劇《交響情人夢》本身就是為了提升古典音樂在年輕人中的認知度而制作的,以非娛樂性的題材作為電視劇的題材,這是很少見的。日本很懂得用這樣的東西來吸引年輕人,他們也懂得對年輕人的音樂教育,不能強行灌輸,還是要通過與電視劇這些當代的東西相結合的方式,讓年輕人更容易融進去。”在宋思衡看來,選擇這出日劇對音樂會進行反營銷,絕對不是一個偶然:“現在我們國家有個問題,就是文化跟娛樂有點分不太清楚,所以造成商業化的東西占據了主導地位。我們做‘交響情人夢’,實際上是尋找一種可能性——在我們沒有其他任何扶植的情況下,相對找到一個自己的市場支點,目的不是為了有商業性的轟動效果,而是為了推廣古典音樂,推廣這一門對社會比較有教育的藝術行業,以此能夠維持這個東西。”

  除了做“千與千尋”的項目以外,范燾還做過諸如《魔獸世界交響音樂會》之類很賣座的音樂會,他把這看作是觀眾很愛吃的一道醒目的菜:“但是,吃飯不可能只吃這一道菜,我的工作是讓很多人走進音樂廳,但同時也要滿足喜歡古典音樂的人們。不要說是交響樂越來越商業了,只是說針對不同的人給換一換,選擇會越來越多了而已。”范燾沒對 “千與千尋”做過長期發展的計劃,他唯一的打算是把交響樂從一線城市帶到二線城市,不要總是在北京、上海和廣州這種音樂發達的地方演出,而是要去一些很少有交響樂團去過的城市,比如寧波、無錫、長沙和青島。

  因為粉絲群體多是學生,所以這兩個音樂會都把暑期檔視作重點。今年夏天新一輪的演出中,“千與千尋”新增了《再見,螢火蟲》和《懸崖上的金魚姬》的原聲音樂,“交響情人夢”則為了紀念肖邦誕辰200周年,增加了《葬禮奏鳴曲》。雖然無論宋思衡還是范燾,都把對年輕人在古典樂和交響樂上的普及作用引以為傲,視作別的演出不具備的功能,但他們也都深知:音樂會票房雖好,但跟流行音樂的票房還是遠不能比的,日本題材中國風格的音樂會不是長久的項目,也不能將年輕人變成音樂廳里的常客,就像宋思衡說的那樣,還需要開發更多的可能性:“教育一個民族對古典音樂感興趣,這不是一場音樂會能完成的事情,我想誰都能明白這個道理,這肯定是一個很艱辛的過程,我們需要長期不斷地、反復地進行這方面的活動。”

0個人收藏
廣告
新周爆款
HOT NEWS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