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4     

做好企業,就是最大的社會責任

分享到微信
使用微信掃碼將網頁
分享到微信

as.jpg

大舍方有大德,個人慈善與企業社會責任走到終極處,都是資本上的社會大同。


文鄺新華


1970年9月13日,諾貝爾獎得主、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商業的社會責任是增加利潤》時指出“企業的一項也是唯一的社會責任是在比賽規則范圍內增加利潤。”這個規則就是:以不污染、不歧視、不從事欺騙性的廣告宣傳等方式來保護社會福利。


企業的社會責任思潮的興起,是因為企業主們對自己的員工太沒有責任了。血汗工廠從英國工業革命時期,延續到上世紀90年代初期的美國都有存在。美國勞工及人權組織發動“反血汗工廠運動”,美國服裝制造商Levi-Strauss為挽救其公眾形象,制定了第一份公司生產守則。2000年,以全球246條生產守則為基礎的《全球契約》形成,以改善工人工作環境、提高環保水平,有包括中國在內的30多個國家200多家著名大公司參與。


不作惡,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基本層次。


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SR),通常的解釋是:企業除了要對股東、對員工承擔法律責任,還要對消費者、社區和環境承擔社會責任。人們一般把前半句定義為企業的自身責任,后半句定義為企業的社會責任。


其實,正是因為前半句沒有做好,才在90年代誕生了企業社會責任潮流。在經濟學鼻祖亞當·斯密(Adam Smith)的時代,前半句也是企業的社會責任。古典經濟學認為,如果企業盡可能高效率地使用資源以提供社會需要的產品和服務,并以消費者愿意支付的價格銷售它們,企業就盡到了自己的社會責任。


這個理論的基本論調是,做企業這件事本身就是在承擔社會責任。雖然企業家的主觀動機是為了賺錢,但客觀上制造了就業機會,還給消費者生產了比“自給自足經濟”更為便宜的產品。


在完成了企業的基本責任后,一些有宗教信仰以及有濟世胸懷的企業家開始拿出企業利潤,捐助一些窮人、學校以及教會,這是狹義的企業社會責任的起源,也是企業社會責任的第二個層次。


扶貧是企業履行社會責任最直接的項目,比如恒大集團整市幫扶畢節精準脫貧、華潤集團的貧海原縣定點扶貧、京東的扶貧跑步雞、四川中煙的敘永縣水尾鎮項目、蘇寧“六位一體”精準扶貧模式、中天金融集團的旅游扶貧。


扶貧救人,植樹救地球。現在甚至可以在手機的移動支付應用上種樹,拇指一動參加植樹公益活動。


劃出一部分企業利潤,在本行業相關的領域,或者不相關的領域,幫助有需要的社會群體,恢復自然環境,這是中國企業目前進行社會責任建設的主流形態。它們大部分把自己的公益資金捐給紅十字會等慈善機構。


除了出錢,還出力。很多企業在公司內部成立志愿者項目,鼓勵員工抽出時間做義工。本次企業社會責任榮譽盛典,就有最佳志愿服務獎,拜博口腔、達能、金誠集團、UPS、伊利的志愿者項目都得到很高的評價。一個企業里,參與志愿活動的員工越多,這個企業就越健康。一個社會里,參與公益事業的企業越多,這個社會就越健康。


企業社會責任有個有趣的現象,在經濟學里稱為經濟外部性。一個例子是,一些化工企業在生產過程中很容易產生污染,清理這些污染是企業的責任,這是負的經濟外部性。另一個例子是,很多互聯網企業以免費的形態提供給用戶,比如微信,增加了社會的信息化程度,就跟一些種樹的企業客觀上降低了地球的二氧化碳含量一樣,這是正的經濟外部性。


糾正自己的負面外部性,促進自己的正面外部性,是一個企業在社會責任管理中不可忽略的角度。很多企業在創業的時候,就已經注定其相關的社會責任。一個有責任感的企業家,應該選擇更有正向經濟外部性的行業。這是企業社會責任管理的第一步。


第二步,我們要了解企業社會責任的幾個層次:第一層,是對股東、產品和員工的責任;第二層,是對社會人群、自然環境的責任;第三層,是以社會福祉為終極目標,成立社會企業。


英國社會企業聯盟(The Social Enterprise Coalition)給社會企業下的定義是:“運用商業手段,實現社會目的。”這種近乎圣人所為的企業在中國是有的。2013年,設計師馬可以“無用”為名,把一個非營利組織做了工商注冊。雖然無用的產品都價格不菲,一塊香皂好幾百,一件衣服上萬,但她的收入都用于中國民間手工藝的保護及傳承。


7月企業社會責任領域最大的一則新聞來自海航集團,海航創始人陳峰公布海航集團的股權結構。在這份股權表中,境外的Hainan Cihang Charity Foundation Inc.占有股份29.5%;境內的海南省慈航公益基金會,占有股份22.75%。


海航的大股東是一個公益基金會!這讓很多人驚訝,最大的驚訝是,原來海航并不是國企;次大的驚訝是,海航從所有權框架上就設計成了社會企業,這可能是一個企業在社會責任上最終極的設計。


陳峰在公開信中稱:基于所有股東的個人承諾——在離職或離世時向基金會捐贈其所有股份,基金會在海航集團的持股比例會繼續增加。最終,海航集團將由慈善機構持有。從2013年海航創業團隊向慈航基金會捐贈第一期海航集團30億元的股權,到今年,境內外的慈航基金會持股達52.25%。


本次企業社會責任榮譽盛典的目的是踐行新周刊的價值觀,向推動文明進步、促進社會發展、改善國民生活的企業致敬,為擔當社會責任的企業頒授榮譽勛章。


大舍方有大德。就跟比爾·蓋茨的裸捐一樣,個人慈善與企業社會責任走到終極處,都是資本上的社會大同。一種來自人民回到人民、來自大地歸大地的胸襟,正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最高境界。


2017企業社會責任榮譽盛典

8月18日,深圳啟幕

shoujibannner.jpg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