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4     

陳宏輝:在利益相關者框架下理解企業社會責任

分享到微信
使用微信掃碼將網頁
分享到微信

微信圖片_20170803140002.jpg中山大學嶺南學院“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CSR)位于中大嶺南堂內。(圖/宋月白)


“中國企業要更好地承擔企業社會責任,首先要關愛員工,其次要提高產品的質量。如果一個企業只是把員工當成生產工具,轉頭去參加慈善捐贈晚會,這實際上只是一種作秀,是為了抓人眼球。”


采訪/馮嘉安

指導專家:陳宏輝,中山大學嶺南學院教授、博導,中山大學嶺南學院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主任。


企業社會責任是一個既古老又新鮮的話題,它不僅是國內外學術界關注的熱門話題,也是政府機構、新聞媒體、社會大眾和企業界人士關心的話題。2009年7月6日經嶺南學院批準,中山大學嶺南學院“企業社會責任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簡稱CCSR)正式成立,由陳宏輝教授擔任研究中心主任。

CCSR的研究任務主要集中在企業社會責任基礎性理論研究、企業社會責任與其他領域的交叉研究、企業社會責任實踐咨詢、政府部門關于加強企業承擔社會責任的措施政策。自成立以來,研究中心已經承擔國家級課題近10項、省部級課題5項、企業委托課題6項,公開發表高水平學術論文40多篇。


Q&A


《新周刊》:“企業社會責任”這一概念在學術界、企業界以及全社會是如何流行起來的?

陳宏輝:國內整個學術界,大體是在2005年開始重視企業社會責任研究。從學術界到全社會都關注企業社會責任,分水嶺是2008年,標志性事件是汶川大地震。這次地震促使很多企業投身慈善事業。

國際學界對“企業社會責任”這個概念進行討論、研究是從上世紀30年代開始的。不同的學派紛紛爭論企業要不要承擔社會責任,為什么要承擔社會責任。學派之間往往有完全不同的看法。曾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家米爾頓·弗里德曼公開表達這樣一種觀點:如果說企業有社會責任的話,那么它有且只有的社會責任就是賺錢;如果企業都去承擔社會責任,就會對自由市場理論產生威脅。

上世紀70年代,西方開始出現石油危機和滯脹。在這種情形下,企業開始展現惡的一面。當時西方也出現了很多不講誠信的企業,也有一些企業為了大肆發展破壞環境。西方企業在走過這一階段之后,開始質疑弗里德曼的觀點。上世紀80年代,西方企業逐漸認識到,企業社會責任不是一套說辭,也不是一件可做可不做的事情,而是目前復雜社會對于企業的一大要求。


《新周刊》: 一個企業承擔社會責任,會不會使它的經濟效益變得更好?

陳宏輝:這是最重要但又最難琢磨的問題。比如一款節能產品可能比不節能的產品價格要高,但是消費者出于環保的考慮,購買了節能產品。這就使得企業資金回籠更快,也會更積極地去承擔社會責任,這是一個正循環。

但可怕的是,社會也會存在負循環。消費者不覺得環境污染跟他們息息相關,不愿意去購買價格更高的節能產品。這種情況下,消費者對于企業行為不埋單,企業資金就不能回籠,形成一個負循環。

企業社會責任與經濟效益的關系,在學術研究中是一個最經典的問題,直到今天還有學者不斷給出研究成果。做研究的人往往希望得到一個二者正相關的結果,然而直到今天為止,這方面研究的結果仍然是分散的,有很多文章表明二者正相關,也有文章表明二者存在一種負相關,還有一些文章研究表明二者根本沒有關系,這個問題值得繼續思考。


《新周刊》:股東、投資者、員工、顧客、商業合作伙伴、社區、自然環境、社會公共利益等對象,都是企業社會責任的利益相關者。對于中國的企業來說哪些方面做得比較好,哪些方面做得不足?

陳宏輝:一個企業要把它的核心利益相關者辨識出來,核心利益相關者跟企業的經營活動息息相關。我給一些高管上課時,會發一份調查問卷,讓他們勾選出企業去年做了哪些與社會責任相關的事情。我們一共回收了五六百份調查問卷,統計結果顯示70%到80%的人回答的都是慈善捐贈。

做慈善當然很好,但對企業本身來說,它是一件外部性的事情。企業最先要解決的應該是內部性的事情,中國企業實際上是本末倒置。按照經濟學的研究,企業承擔社會責任就像一個金字塔,最下端的是經濟責任,最上面的塔尖才是慈善。

中國企業要更好地承擔企業社會責任,首先要關愛員工,其次是要提高產品的質量,這二者有很大關聯:如果企業對員工好,那么員工就會用心思去做產品,產品的質量也就會更高。如果一個企業只是把員工當成生產工具,轉頭去參加慈善捐贈晚會,這實際上只是一種作秀,是為了抓人眼球。如果中國企業不把這一點弄清楚,就會走入歧途并且越陷越深。


《新周刊》:現在越來越多的企業每年都會發布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從這些報告能看出什么信息?

陳宏輝:上交所和深交所規定上市公司每年除了要公布其財務報告以外,還需要公布它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尤其是國有企業。我們可以把它視為企業對利益相關者出示的一份年度體檢報告。

點開任何一家世界500強企業的網頁,一定可以看到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這個欄目。中國500強企業雖然也有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但是相差甚遠。很多中國企業對企業社會責任的理解還停留在初級階段。一些企業對于這份報告首先是抱著被動的態度,是被迫要出示的;其次僅僅看重它的宣傳功效,最多是站在品牌塑造的角度來看待。今天中國企業所做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更像一個好人好事報告。盡管近年越來越多企業交出差強人意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答卷,但仍與國際化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有一定的距離。

國際上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已經有非常明細的規定,目前國際上影響力最大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標準之一是全球報告倡議組織(Global Reporting Initiative)發布的《可持續發展指南(G4)》。真正意義的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閱讀主體是利益相關者,他們閱讀這份報告是想知道企業除了賺錢之外,還做了哪些對社會有益的事情。


《新周刊》:你認為怎樣的企業能夠榮膺“企業社會責任榮譽勛章”?

陳宏輝:這個企業一定是在某一個行業非常具有標桿性、引領行業發展,在推動社會進步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如果有細分一點的標準,就是這類企業一定是非常獨特的,不一定做得最完善,但是它們在做的很多事情一定會讓人眼前一亮。

(實習生舒少環對本文亦有貢獻)


活動投票
陳宏輝:在利益相關者框架下理解企業社會責任
開始時間:
截止時間:
狀      態: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