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20     

鳥回來,年輕人也回來,“美麗鄉村”才真的美

分享到微信
使用微信掃碼將網頁
分享到微信

 “我是玉堂仙,謫來海南村。”

不同于九百年前蘇軾被貶來的意不自得,新一批來“海南村”的城市人個個心甘情愿,盡情將心里的田園夢舒展開。

 “閑看樹轉午,坐到鐘鳴昏。斂收平生心,耿耿聊自溫。”

在海南瓊海萬泉河畔的南強村,這一闋詩意正在真實上演。

一進村口,就踏上了青磚小道。腳下些許的顛簸反而讓人感覺輕盈起來。放眼望去椰林陣陣,水田脈脈,巷里跑著孩子,阿嬤笑容親厚……走累了在共享書屋里品茗閱讀,傍晚到村頭的藝術沙龍以藝會友,田園風打底,現代范搖曳,一切美好都如其所是,不必訝異。

南強村是海南鄉村振興的一個縮影。如果說亞洲論壇落戶博鰲,為這個小鎮帶來了歷史性的發展契機。而碧桂園集團造血式援建則讓這個300年的村落真正發生蝶變,不僅刷新了產業模式,攪動起鄉土人情,還激活了南強村的每家每戶,一草一木。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7月底,南強村共計接待游客26萬人次,被評為五星級美麗鄉村示范村。

在新周刊2019年企業社會責任榮譽盛典上,碧桂園作為中國新農村建設的身體力行者,榮獲“年度美麗鄉村貢獻”榮譽。

一個五星級的村,到底是如何建成的?

微信圖片_20190920202349.jpg

從空心村到“藝術+村”

鄉村并不都像想象中那樣美好。因為城市化和拆遷洪流,大多數鄉村要么因貧乏而凋敝,變成只有老人和孩子留守的空心之地,要么被改造得千篇一律,因單調而堅硬。

下南洋、闖海,曾是南強村人的集體烙印。村里95%的人家都有海外親戚。但絕大多數宗親僑居異國他鄉,只留下村里空蕩蕩、半垮塌的老宅。

2017年,碧桂園海南區域積極響應“鄉村振興”戰略,參與“美麗海南百鎮千村”行動。在改造過程中,采用“無痕”設計,盡量保留鄉村原有肌理;堅持“修舊如舊”的建設理念,修繕基礎設施,完善產業鏈條。通過“企業+合作社+農戶”的經營模式,打造出了一個有產業支撐的“藝術+”特色旅游業態。

如今,破敗的瓦房被改造成現代化書吧,雜亂的牛棚變身為文藝范十足的鳳凰公社,阿婆的豬圈都成為抖音上的網紅景點,而村口的鳳凰客棧更像是“老房子上長出來的新房子”,當年就入選了2018“海南十佳民宿”。南強村真正成為一個村民樂居、旅客樂游、產業興旺、人際和諧的新農村。“讓年輕人回來、讓鳥回來、讓民俗風貌回來”的愿景不再是一句空話。

從城市的游子,到故鄉的驕子

 “在外打工的村民、畢業的大學生都回來了。能帶領大伙增收,說話腰桿子也硬了。”南強村朝聯專業種植合作社理事長鐘華介紹,村民流轉了150多畝土地給合作社,引進企業運營打造南強花海。村民可以以資金入股,實現了戶戶均股東、人人皆老板的小目標。

 “打開家門就算上班,關上家門就是下班,想去哪里玩可隨時動身,這種工作生活方式真的很舒服。” 在村里經營“兄弟商行”的老板娘李曼開心地說。

在城市化負載過重的今天,更多年輕人拋下社畜面具,返回鄉村,自由就業,不以逃避之名,而是發自內心的回歸,活用互聯網,在家鄉的土地上大有作為。

每一個城市游子都不必遙望鄉愁續命,盡管在鄉里做個時尚的“新農人”,驕傲地活著。

碧桂園“造血式”產業扶貧,精準化的鄉村建設,正是幫助這些古老的鄉村重塑自信迎接新時代,讓疲憊的都市人回歸鄉土,完成一場村與人的變形記。目前,碧桂園已在清遠英德龍華村、魚咀村等6個省定相對貧困村開展新農村建設。

軟鄉村,酷農業

鄉村振興,關鍵在人。一個無產業支撐和發展機遇的村莊是留不住人的。

怎樣的新鄉村能留人?

一要軟,一個“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空氣清新、人情溫暖、原生態的“軟鄉村”;

二要酷,一個不再苦逼、乏味、低效,而是集藝術農業、休閑旅游、精品度假、康養一體的“酷農業”。

碧桂園集團沐浴著改革開放春風成長起來,懂得軟與硬的辯證哲學,新與酷的時尚潮流,一直秉持“希望社會因我們的存在而變得更加美好”的信念,從1997年至今,在扶貧、教育及各項慈善事業中累計捐款超55億元。

在鄉村建設方面,碧桂園抱著“把農村建設得更像農村”的柔軟理念,兼顧硬核的文態、業態、形態、生態的產業建設標準,在實踐中探索出可造血、可復制、可持續的精準扶貧長效機制,為創新社會力量參與扶貧機制貢獻了碧桂園智慧,共結對幫扶全國9省14縣,惠及3747個村。

正如碧桂園派駐英德扶貧項目部負責人潘定國表示:“我們希望通過將產業振興與人才培訓、整村推進、轉移就業、駐村幫扶等有機結合,不搞‘花拳繡腿’,不做‘人工盆景’,扎扎實實參與鄉村振興戰略。”


廣告
青青成线在人线免费啪